您的位置 首页 在线阅读

张大春《文章自在》在线阅读:作文十问

一、考作文应该吗?

答:“应该”是一个武断的词。某甲之视为应然者,某乙不一定视为应然。以考试的功能性来说,凡是对升学或生存竞争有利者,人们多半不会反对。考作文的应然与否,在这个前提之下就转化成考题之平易、活泼、切近生活和锻炼语文能力之精进与否了。我在念高中的时代,见识过一个大学联考的作文试题:《风俗之厚薄,系乎一二人心之所向》。此语源出曾国藩,考后舆论大致认为“略见难度,但是十分具有鉴别学生程度的能力”。

还有一个外交人员特考的作文题:《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原文出自《论语·子路》,意思是说人的才学贵在能致用,题文也切合外交专业的志业所需,并不冷僻。试问,这样的题目要是在我们今天所处的环境之中考出来,出题试官岂不要丢饭碗?

一个能虚心累积的文化不怕考任何东西,只有急功近利到不能好奇求知的地步,才会问:“为什么要考这个?”“为什么要考那个?”对于考作文有焦虑的人或许应该反向思考:其所焦虑者或许不是写作的形式,而是“说话”,只有丧失了语言表达能力的人才不能面对写作文这件事。考,不是问题。字句的组织才是问题。

二、认字的多寡对作文有差别吗?

答:有的。不过不只如此;认字的深浅更切切关乎作文的能力。我们的教育体系一向订有识字程度的量化标准,小学低、中、高年级乃至于初中、高中学生应该认得多少个字,似乎各有定量。然而,几乎没有任何正式教材辅助学生理解字源、语汇、形音义构造变迁的种种原理。
换言之,学生从一翻开书、拿起笔,就是死写死记,到头来,异禀者胜,熟练者佳。但是人们终其一生根本不能认得几个字本身之所以构其形、得其音、成其义的故事。也正因为识字浅薄,用语俗滥,写起文章来,当然不免人云亦云了。看来能写得出几千个字者,在日常层次上能够不写别字、不读讹音、不会错意,已属难能而可贵,但是,这样究竟能不能算是识字呢?很难说。

三、作文里多用成语会比较好吗?

答:成语的沿习,不应该以多用少用为标准,而是以当用不当用为标准。如果是为了“精简文字”、“渲染典雅”、“类比故事”甚至刻意“游戏谐仿”,这都是有动机、有目标地使用成语,自无不可。使用成语的诀窍就是“常行于所当行、止于不可不止”,用得勉强,一如东施效颦,反而弄巧成拙。

四、您个人几岁开始写作文的“启蒙”?
答:小学二年级给《国语日报》写《我最喜欢的水果》。那是一个经由发表来刺激写作动机的活动,我的印象特别深刻。

五、听说您小学到中学都持续参加征文活动,请问参加征文真的有益作文吗?

答:这是一个值得演绎回应的问题。请容我把“征文”两字扩大来发挥。据说:征文,是为了鼓励创作。一般的假设是:得到鼓励的人会更加有兴趣。但是得不到鼓励的人(数量更多)会不会因而退缩而厌恶写作文呢?这是要多想想的。
征文乃是为限量发表而设计的活动,不是直接为普及作文教育而设计的活动。我的体会是:学校、社区或者地方教育行政单位以及关心语文养成教育的媒体应该把“征文”拆解成更多样的发表活动。

以丹麦、北德地区的戏剧学校为例:他们每年举办大型的巡回戏剧节,学生参与、包办一切节内活动(甚至包括饮食、园艺、环境管理)。把“发表”的意义扩散到全面的语文沟通、创意分享和公共服务之中,学生经由长期的浸润,经由表演活动的各个语文接触层面,不只是学会了“写一种作文”,而是学会了几十种功能不同的书面写作,其中当然包括了情节天马行空的虚构的故事、节目单上的广告文案、招徕观众参与活动的逗趣笑话,以迄于社区公园场地申请书。作文不只是制式的说明文、抒情文、叙事文、议论文等寥寥数端,而是更广泛的语言活动。

六、孩子写作文前可以给他们什么练习?

答:说话。父母跟孩子们说话是天经地义的事。我建议看到这一个题目的父母:回想一下自己过往跟孩子们说话时经常论及的主题、经常使用的词汇以及经常遂行的思维逻辑。由于言人人殊,没有可资比长较短的标准;但是总地说来,如果父母想要帮助孩子、使他们在写作文的时候少些痛苦、多些愉悦,而且从很小的时候就能体会“准确表达思维、感受”的重要性,就不得不经常地跟孩子们进行广泛的对话。让他们尽可能不要暴露在恶质谈话内容的环境之中(如观看电视政论与八卦节目),总之,父母要为孩子打造丰富而深刻的语言环境。

七、对您个人而言,对写作文最有帮助的事情是什么?

答:选择性地阅读以及造句练习。名家名作似乎是人人有机会接触的,毋须我多费唇舌介绍。造句练习则是很值得有心的父母带着孩子一起从事的游戏。父母可以让孩子把一句话铺衍成三句话、五句话、八句话,也可以请孩子将一大段话浓缩成几句话甚至一句话来表达。老师更可以在作文课上要求孩子用五十个字、一百个字甚或三百个字来发挥一个题目,也可以将现成的一篇名家名作缩写成几十个字、甚至几句话。能够长短自如地操控语言,才能够掌握精炼的文字;而操控语言的核心课题是思考,是明白自己的意思。

八、对您个人而言,对写作文最有伤害的事情是什么?

答:不经思索地说话,以及经常听那些不经思索而发表的谈话。

九、写作文最痛苦的是构思,请问您有什么建议?

答:一个题目出现在眼前,它的每一个字与另一个字有着各式各样的关联。我们往往会从题目中的关键字着眼。比方说前文提到的《风俗之厚薄,系乎一二人心之所向》——风俗明明是长时间里多数人形成的共识,为什么会维系于“一二人”的心态或意志呢?那么,这“一二人”想必是有非常大的影响力的人。应题作文者自然得举出他所见所闻、所知所识之人,来印证这个论述。以“一二人”而能形成长时间多数人的共识,那又会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呢?再或者,当大多数人长时间都服膺于“一二人”心之所向,这会不会是一个百花齐放、诸子争鸣的时代呢?又或者,当“一二人”对于长时间大多数人的共识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力的时候,这“一二人”是不是应该比大多数人更加临渊履薄、戒慎恐惧呢?更或者,“一二人”心之所向,会不会也是由于更古老悠久的风俗所影响而形成的呢?所谓“构思”不是发明,而是根据已有的寥寥数语,铺垫出写文章的人自己的感情和见识。

十、如果面对一个害怕作文的人,您会给他什么建议?

答:不怕、不怕!没有人能检查你的思想,因为你本来就可以胡说八道!

(选自《文章自在》,作者:张大春,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责任编辑: 韦海生,微信公众号:读写号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