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在线阅读

张大春《文章自在》在线阅读:设问

一般作文章,就是说话让人听。设问则不然,此体要让读者不单是听者,还处于一个发问的地位。屈原《渔父》、枚乘《七发》皆如此。
由于经常要答复一些社群媒体上的来函,或者是演讲场合里的提问,脑海之中,不免会漂浮或激荡出自己原先想过以及没想过的问题,也由于是答客之问,就跟自己读书、阅世、处人之际所思所虑者又有不同,其间参差,正好成为启动文章的关键。

而应对客问时必须转出一个“体察他者之所需”、而非“提供一己之所能”的考虑,是以并非每一个议论题目都能这样写。有些时候,提问比答复更要紧,我就常常被问得猝不及防,发现提问者求知之心比我更加迫切,而他们也往往心有定见,只是找我印证一番,甚或只是想借我的嘴说出他想听的话而已。

一般而言,设问都是虚拟出来的,作者假借有一角色“做球”,令作者便于立题,规范了议论的战场;此设问之“设”的用意所在。写作文的时候,不妨变用这个方式,既可以化身成追问的人,再设计一个答问的人;也可以化身成答问的人,而设计另一人提问。善用此法之旷世高手就是庄子。在他的书里,提问与被问者千变万化,层出不穷,有老子、有孔子,也有历史上知名的帝王、隐者,也有神话里出没的神仙、术士,还有他自己发明创造出来的角色,将议论一波一波推叠升高,让道理一重一重揭橥明朗,而一问一答的隐性冲突也会让说理这件事有了戏剧性的起伏。

以设问立体之文不常见,原因可能有相当隐晦的层次,比方说:我们并没有、也不大鼓励像庄子那样大胆诘难或推倒学术权威的性格气质——这里面还包含了些许乱以他语、满不在乎的性格,并非正统或主流教育所欲推广。近百年来,国人中小学语文和文学教育之触手独不亲近、追摹庄子之学,恐怕也就源于他那漫衍变化、踪迹难寻的诸般质疑设问,确乎令方正规矩之士穷于应付罢?
以下有两篇例文。

第一篇,就是寻常的答客问,所谓“Q&A”。一般而言,“Q&A”若是即席提问、当场作答,受访者的意见任人处置,也就无从施展作手。但是,电子沟通工具的出现,改变了这种情势。很多时候,访问者根据自己的需要,一次提出五个、十个,甚至更多的问题,受访者如自有作意,是可以打造出文章意思的。

由于“Q&A”看来未必有完整的逻辑,我在回答《作文十问》的时候尽量想办法让前一个问题的答案跟后一个问题像是接卡榫一样地卯在一起,以便读者能够顺畅、流利地串接起我对作文这件事的整体主张。

第二篇例文虽然没有往复辩难,但是刻意用一种看来答非所问的手段,将我关心的意见反套在提问者的疑惑之上,改变了说理的路径。在我看来,设问文章真正的核心技巧,是答问者转移了提问者关心的主旨。

另一方面,我选取了两个不同来源的提问,两个提问者所关心的事不一样,所期待的答案也不同,然而我把他们编成一股,借由一个问题,带出另一个问题,这也是一种摸索推进的技巧,最后,让一句话贯串起两种“对写作抱持的遥远憧憬”。

(选自《文章自在》,作者:张大春,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责任编辑: 韦海生,微信公众号:读写号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