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在线阅读

《毛姆读书心得》在线阅读:决定论与唯我论

我读了康德,觉得必须抛弃我年轻时一度入迷的唯物论,以及和它联系在一起的生理决定论。我当时并不知道康德体系已受到责难,只觉得他的哲学给了我一种情感上的满足。它启发我去思考那不可知的「物自体」,而我原先是满足于从现象方面认识世界的。它使我有一种心灵获得了解放的特殊感觉。不过,康德的那句格言,我却不大能接受。他说,人的行为必须遵循一种普遍律令。我是坚信人性的多样性的,因此不能相信他的这一要求是合理的。我认为,某人认为对的事情,别人很可能认为是错的。就拿我自己来说,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别人不要来管我的事,但我也发现,并非人人都是这么希望的,要是我不去管他们的事,他们反而会认为我冷漠、自私、无情无义。确实,你若研究那些唯心论哲学家,必然很快就会碰到唯我论问题。唯心论总是要涉及到唯我论的。

哲学家们虽像受惊的小鹿一样躲避它,但他们的论述却又不断把他们带回到它面前来,而根据我的判断,他们躲避唯我论的原因,就在于他们不愿对此追根究底。这种理论对小说家来说倒总是很有吸引力的。因为它所宣扬的,也就是小说家平时所做的。它既彻底又不失优雅,因而具有无限魅力。我不能假定我的每一个读者对各种哲学体系都有所了解,因此请已有这方面知识的读者原谅,我将简短地解说一下唯我论。唯我论者只相信他自己和自己的经验。他所设想的世界,就是他自己的活动范围。他的世界只由他自己以及他的思想和感情组成,此外什么都不存在。任何可知事物,任何经验事实,都只是他心灵中的一种观念,没有他的心灵,它们也就不存在。对他来说,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去假设在他自己之外还存在着什么东西。梦和现实,对他来说是一回事。生活是一场梦,梦中所呈现一切事物都是他自己创造的;这是一场持续而连续的梦,只要他停止做梦,世界——连同它的美、它的痛苦和忧患以及种种不可想象的变化——也就不复存在。这是一种完美的理论;它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不可信。

当我一心想写一本有关这些问题的书时,我想必须从头开始,于是我研究认识论。我发现,我探究的那些理论竟然没有一种能完全令人信服的。在我看来,普通人(也就是哲学家鄙视的对象,除非他的观点碰巧和哲学家相符,认为他们的理论极有价值)虽然没有能力判断那些理论是否有价值,但他或许有权从中选择一种最合他心意的理论。要是选择不下,又不想犹豫不决,我看暂时还是接受这样一种理论为好,那就是认为:除了被称为给定的某些基本感觉材料以及被推断的他人心灵的存在,人们对任何事物都无法确定。人们关于事物的知识都是假设,是由他们的心灵建构的,而他们建构这样的假设则是为了有利于生活。他们在进化过程中为了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从这里或那里收集到适合他们目的的零星材料,然后拼成了一幅图画。这幅图画就是他们所认识到的现象世界。真实性也只是他们提出一种假设。要是他们收集到的是其他一些零星材料,而且把它们拼成了另一幅图画,那么这个不同的世界也会和我们现在自以为认识的世界一样和谐,一样真实。

很难说服一个作家相信,肉体和心灵之间并不存在密切相互的作用。福楼拜在写爱玛·包法利自杀时,他自己也感受到砒霜中毒的痛苦,他的这种经验虽然只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每个小说家都有类似的经验。大多数小说家在写作过程中会发冷和发热,疼痛,有时还会恶心;不过,他们又意识到,自己的许多最得意的构思恰恰来自这种病态的身体状况。由于得知自己许多最深沉的情感,许多似乎从天而降的灵感,很可能就是因为缺少运动或者肝脏呆滞而产生的,他们往往便以某种嘲讽态度对待自己的精神活动了;这很有好处,因为这样他们才能把握和控制自己的精神活动。在我看来,在哲学家提出的有关物质和精神关系的各种理论中,就普通人而言,至今仍使我最满意的是斯宾诺莎的看法,即认为:思维实体与广延实体是同一的,是同一种实体。当然,今天我们可以更简便地称之为能量。伯兰特·罗素曾提到过一种中性材料,并认为这种中性材料是同时构成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的最初的原料。他的这种思想,要是我没有理解错的话,与斯宾诺莎的看法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只是用现代方式加以表述罢了。

(选自《毛姆读书心得》,作者:毛姆,译者:刘文荣)

责任编辑: 韦海生,微信公众号:读写号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