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作家访谈

非虚构写作:坚持对真实的承诺

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非虚构写作大奖终身评委李敬泽回忆,若干年前,他在编《人民文学》时开了一个非虚构栏目,最初心里也没有底,只是觉得这里存在某种可能性。“文类的划分一直有变动,比如报告文学古代没有,是最现代的文类;小说在古代不入流,现代却变成了至尊。”

李敬泽说,“非虚构写作”在现有的文类秩序里就是一个异类。“我更多是把非虚构理解为一种写作观念和伦理,一种写作方式、一件可以尝试的事情。至于把它放在文学多宝格的哪一格,做起来再说。”李敬泽认为,“非虚构写作”在某种意义上对小说发起了挑战,即文学如何坚持它对“真实”的承诺。非虚构和虚构,它们都各有一套应对“真实感”的策略和伦理。小说的了不起,在于它在“虚构”的基础上建立起了强大的“真实”权威。然而,这种权威似乎出了问题,给了“非虚构”趁虚而入的机会。

出于对新闻真实和客观的敏感,媒体人白岩松说:“我的同行必须进行非虚构写作。我尊敬所有擅长用想象力进行虚构写作的作家和写作者们,但从职业角度来说,虚构是我一生的敌人。”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认为,“非虚构写作”是介于通讯报道和纯粹小说之间的文体。“我读过很多被大家称赞的传记文学,还是有虚构的地方。我认为,新闻报道必须绝对真实,呈现事件过程和人物的行为;而非虚构文学或者报告文学,不但要呈现事件过程,而且要呈现事件过程中人的心理活动,这就给作家提供了写作的广阔天地。”

(选自《 中国青年报 》,2013年08月27日,09版,作者:桂杰)

责任编辑: 韦海生,微信公众号:读写号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