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散文随笔

作家演说:格里尔帕策在贝多芬墓前的演说

日祖国的艺术和全盛时期的思想那已经消逝的辉煌所剩给我们的全部光辉中灿烂的一半熄灭了。当我们此刻站在这位死者墓前的时候,我们就代表了整个民族,即全体德意志人民,为之哀痛。虽然德国诗歌的英雄仍然健在——祝愿他长命百岁!——但是最后一位乐曲大师、一个献身于音乐的人、亨德尔和巴赫、海顿和莫扎特的不朽荣誉的继往开来者去世了。琴弦已断,音乐声渐渐消失,我们站在这里哭泣。

渐渐消失的音乐!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他!因为他是一位艺术家,他只通过艺术来表现自己。生活折磨深深地伤害了他,就像沉船遇难者抱住海岸,他逃入你的怀抱,噢,你这与真和善同样神圣的姐妹、痛苦的安慰者、来自天上的艺术。他紧紧地抓着你,甚至当那扇你经过它来到他身边并和他交谈的门关上之后,他也不放松。当他双耳失聪而辨不清你的容貌时,他仍始终把你的形象放在心里,当他死的时候,你的形象仍在他的胸中。

他是一位艺术家,有谁能和他相提并论呢?就像巨兽在海里呼啸而过,他飞越了自己的艺术疆域。从鸽子的咕咕叫声到隆隆雷声,从所谓挖空心思地编织顽固不化的艺术手法到令人生畏地把温文尔雅的音乐逐渐变成喜怒无常、咄咄逼人的自然力量,他跨越了一切,掌握了一切。他的后来者不是要继续,而是要开始,因为他的脚步就停止在艺术所停止的地方。阿黛莱德和莱奥诺拉!维多利亚的英雄礼赞!以及庄严弥撒曲!你们这些三四声部交织而成的瑰宝!暴风雨般的交响曲民“神的美丽火花之欢乐”,你这天鹅之歌!掌管歌曲和弦乐的缪斯!请你们围绕在他的坟墓旁,把桂冠撒在坟墓上。

他是一位艺术家,也是一个人。一个具有人这个词的全部意义的人。由于他与世隔绝,于是被说成对世界怀有敌意;由于他逃避感情,于是被说成冷酷无情。啊,谁要是知道自己心肠硬,就不会逃避!正因为感情过于丰富,才逃避感情!——如果他逃避世界,那就是因为在他充满爱的心灵深处无力抵抗这个世界;如果他躲避世人,那就是他为他们付出了一切而什么回报也没有得到的结果。他是孤独的,因为他找不到知音。——但是他一直到死都以常人之心待一切人,以慈父之心待家人,把生命财产献给了整个世界。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就这样去世了,他将这样永垂不朽。而你们,随我送葬到此的你们,忍住你们的悲痛!你们没有关去他,你们赢得了他。正是这扇生命之门在我们身后关闭,他才跃上了通向不朽殿堂之门。无庸置疑,他与那殿堂门上从古到今的伟人并肩而立,直到永远。因此,你们悲伤而又镇静地与他的长眠之地告别,而今后在你们的生活中,当他的作品的威力像即将到来的暴风雨一样在你们的心头刮过的时候,当你们
的眼泪在现在还未出生的一代人中间流淌时,你们就回忆起现在这个时刻,心里想:他们埋葬他的时候,我们去送过葬;他去世的时候,我们流过泪。

(王卫新 译自《弗朗茨·格里尔帕策文集》,米尚志校)

弗朗茨·格里尔帕策,一七九一—一八七二,奥地利剧作家。生于维也纳。父亲是开明律师。1817 年以处女作《太祖母》而成名。第二年在歌德影响下写成古典题材的悲剧《萨福》,受到歌德和拜伦的高度赞扬。主要作品还有历史剧《鄂托卡国王的幸福和结局》和《他主人的一名忠实仆人》等。反对当时梅特涅的反动统治,反对封建专制主义,是一个人道主义者。

本篇是作者在贝多芬于 1827 年 3 月 26 日去世之后,应其私人秘书申德勒之邀,为悼念贝多芬而写的墓前致词,由维也纳国家剧院的著名演员和朗诵大师海因利希·安许茨在墓地大门前朗诵。贝多芬,这个伟大的名字!他以超平常人的才能和毅力开创了人类音乐史上的新里程,像一头雄狮一样扼住了命运的咽喉。然而在世人眼里,他桀骜不驯,冷酷无情,敌视世界;他的音乐和为人常常令平庸之辈望而生畏。但是格里尔帕策理解他!这篇悼词用诗一般的由衷钦佩的语言赞颂了他的伟大业绩,用诗一般的悲愤的语言揭示了他的凡人心怀:他的音乐不再温文尔雅,他顽固地追求着自己的音乐个性,因为他要跨越一切,战胜命运;他逃避感情,是因为他感情过于丰富,他充满爱的心灵无力抵抗那世人的冷漠。生活只把痛苦给了他,他却从艺术里找到了欢乐,并把欢乐献给了整个世界。

责任编辑: 韦海生,微信公众号:读写号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