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读书方法

曾国藩论读书方法

曾国藩(1811—1872) ,原名子诚,字伯涵,又字涤生,湖南湘乡人。他在仕途上可谓一帆风顺,1833年中秀才,次年中举人,1838年中进士,并点了翰林。他之所以能取得如此成绩主要是得益于一套行之有效的读书方法。

首先,曾国藩把书分为 “看” 和 “读” 两大类,分别对待。他说: “看书如尔去年看《史记》、《汉书》、《韩文》、《近思录》,今年看 《周易折中》之类是也。读者如《四书 》、《诗》、《书》、《易》、《左传》诸经,《昭 明文选》、李杜韩苏之诗,韩欧曾王之文,非高 声朗诵则不能得其雄伟之概;非密咏恬吟则不能探其深远之韵。” (以下引文俱见《曾国藩全集·家书) 在“看”与“读”之间,曾国藩偏重于后者,他认为许多经典书籍非“读”而不能得其旨要。他指出读书时“先以高声朗诵,以昌其气;继以密咏恬吟,以玩其味。”可见,这里的“读”就是高声朗读,讽咏熟读。这种方法是建立在古诗和大多古文都具有押韵、平仄、对仗规律基础之上的,对学习古文来说是行之有效的。至于说“看”就是广泛阅读,多看些书籍。看书意在求迅速,从而扩大知识面;读书须求理解,理解之后可以专精一门,速度快然后可以广博 。

其次,曾国藩主张凡读一书,必须通阅全书。他 说:“无论何书总须从头至尾通看一遍。不然,乱翻几页,摘抄几篇,而此书之大局精处,茫然不知也。” 读书必须踏踏实实,不允许“蹈空取巧”的,当然是有选择的,他说:“买书不可不多,而看书不可不知所择。 ”

第三, 曾国藩主张读书要结合实际,强调理解记忆,反对死记硬背。他指出读书时要“虚心涵泳,切己体察”。所谓切己体察无非是善于将书中道理与自己的日常生活联系起来去体验。而所谓虚心涵泳则指专心致至,身临其境地去体会书中的意思,做到心领神会。“若实看明白了,久之必得些滋味,才心若有怡悦之境,则自略记得矣。” 他指出死记硬背是有害无益的。 “凡求强记者,尚有好名之心横亘于方寸,故愈不能记;若全无名心,记亦可,不记亦可,此心宽然无,反觉安舒,或及能记住一二处,亦未可知。” 这就是说要心地完全放松。顺应自然在理解的基础上去记忆。

第四,曾国藩主张读书须多作札记。他读书非常重视深思问难,善于得间。为此,他主张多作札记。那么怎样作札记呢?他在给纪泽的信中作了详细地论述:“尔治经之时,无论看注疏,看宋传,总宜虚心求之,其惬意者,则以朱笔识出,其怀疑者,则以另册写一条,或多为辨论,或仅著数字,将来疑者渐晰,又记于此条之下,久久则成卷轶,则自然日进。”他又说:“所闻日博,亦须札记一二条,以自考证。” 他认为作札记就是对怀疑的东西进行考证,从而得出结论。

责任编辑: 韦海生,微信公众号:读写号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