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作家访谈

作家答客问:互联网有利创作?

章诒和:我今年开了微博,大概有六十万人关注。我是迫不得已。刘晓波获奖后,我们被空前管制,管制到我的学生也不许和我来往,很郁闷,我的人生自由和空间被抑压⋯⋯律师朋友说,你这个空间没有了,我给你开另外一个空间。这样我就开了一个微博。我一直觉得微博对写作有妨碍,但后来发现是促进了写作,这促进有两方面:一是你要把句子集中起来,在一百四十个字内完全表达,这绝对是功夫。另一方面,你会感觉到温暖和鼓励。创作很孤立,但孤立不是来自学生、同事、朋友,而是来自官府。我觉得这是中国现在最大的进步─我们在物质层面抛开了党。微博提供了一个空间,可以打破传统民间不能发言的封闭。

许知远:极权社会的封闭性,对思想的控制,令互联网有明显需要。互联网体现出开放性,它强调透明性,强调人与人之间的联结,是对极权的一种反抗。但同时它们带来相应问题。过去十年,我们看到它对旧文化的冲突。⋯⋯所有人都是作家、没有读者的时代已经到来,但我最为担心的是,我们经常高估时代变革的意义、影响及作用。

二十世纪初,有广播、电影、大众报纸杂志的出现,那次也是一次新的体验,如果没有好的政治系统,它会进化成新的工具,对情感渲染化,
对大众心情系统地结合,就像当年日本及德国的模式。中国肯定也有这种危险,有朝着这个危险方向前进的可能性,这是我担心的,包括对整个文化系统的破害和伤害,所以我的反应是非常的矛盾。

中国现处于资讯革命的第一代,有点像英国工业革命时,第一代和第二代要承受革命带来的的双重影响。一方面是工业解放,另一方面是巨大的压迫。当年英国的压迫表现在天空被污染,农村孩子要进入工埸生产,过著悲惨生活。我这一代人也面对双重性,第一,要面对巨大的解放,承受西方的冲击和污染,要面对一个过分喧哗的世界。

(选自香港城市大学讲座)

责任编辑: 韦海生,微信公众号:读写号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