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作家访谈

作家答客问:范文影响风格?

张大春:一个作家,如果没有第一使命,他起码有第二使命,就是想办法避免他的作品被选进教科书。当你的书很有趣时,它可以教育或感动很多人,可是一旦变成教科书,就一定变得没趣。《论语》就是这样。我初读《论语》是读没有标点的。没有标点的《论语》特别有意思,因为没有压抑,没有解释,没有人告诉你它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自然而然地就跟它走,经历文字的语感,而且可以有发掘性的创作。中国人背《论语》背了这么多年,但至少在晚清之前,大家都没搞清楚“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意思。大部分人都说是这个意思:早晨起来听说了一件事,满足了我的好奇心,因此晚上死了也没遗憾。可是“朝闻道”里的“道”根本不是“知识”的意思,它是“邦有道”、“邦无道”的“道”─我的政治理想获得充分
实现,或者国家富强有文化,文明达到鼎盛,这境界叫做“道”。在过去成千上万篇《论语》注释里,从来没有告诉我们“道”应该如此解释。阅
读教科书,就是一个记忆,一个理解,是定于一尊。文学作品变成了标准答案以后,它就不会算是作品。

但学生不用担心课堂上的范文会影响风格。第一,我不相信一个人的风格会这么容易被单一作品影响。第二,恐怕学生还未开始不断模仿
不同作品,形成风格。

张诵圣:美国小孩的文学教育比较好。这关乎学文学的方法。美国二十世纪中期开始重视文学分析,会对文本做仔细分析。这文本分析方法已普及到中学、小学,学校不会指定给一个文本让学生模仿,而是让小孩读文章,然后写报告。在写报告时用分析方法,令他们对文学有一个信念,我觉得这非常重要。

(选自香港城市大学讲座)

责任编辑: 韦海生,微信公众号:读写号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